南通援疆人 他们在伊犁河畔“造血”

自2010年南通对口支援伊宁县以来,已实际安排资金3.89亿多元,援建住房、社会事业、产业发展、人才培训等四大类项目已完工38个,累计派出63人赴疆工作。目前,仍有31人在伊宁县工作。在新一轮的援疆工作中,南通援疆干部甚至开创了“南通模式”。

正在高标准施工建设中的伊宁县文化艺术中心援建项目

领头人患肾囊肿,坚守一线6年

伊宁县长阿不都克尤木·吐达洪,是江苏援疆工作的亲历者。2010年新一轮的援疆工作开始后,南通开始对伊宁县进行援助。“此前是干部援疆,到县委县政府挂职。新一轮的援疆工作,有了质的变化,增加了经济、人才、科技、教育、医疗卫生等方方面面,援疆内容非常丰富。”

陶荣龙援疆前,是南通海安县副县长。2008年6月,到伊宁市挂职任伊宁市委副书记。与陶荣龙同期在新疆援助的南通干部共4人,而在陶荣龙援疆任务结束之际,南通组织部门希望他能留下,带领下一批的援疆干部开展新一轮的援疆工作,“组织上说我与当地干群融合好,也会讲维语。”

父亲得了肠癌,自己又检查出肾囊肿,陶荣龙还是留了下来,没想这一留就坚守了6年。

从州首府到人口大县,从城市到农村,从市委副书记到县委副书记,作为南通支援伊宁的前方工作组组长,陶荣龙深感担子很重,压力很大。“我们南通市委书记丁大卫是江苏第一批援疆干部的总领队,曾任职伊犁地委副书记;此后,南通多位市领导在伊犁挂职过;现任伊宁县委书记张继生,和我一起做过伊宁市委副书记。我作为留下的干部,工作做不好,难以向组织交代。”

“有压力,也有优势和动力。”调整到伊宁县任副书记后,陶荣龙负责分管城建、规划、国土、交通等方面工作。陶荣龙说,他和张继生原就是同事,可以更好地合作。而且,他在海安做过建设局长、规划局长,做城市规划和项目建设有经验和基础。

伊宁县四套班子领导成员,每人负责联系一个乡镇。让伊宁县墩麻扎镇党委书记马贤国感动的是,陶荣龙不仅每周必须去镇里开展一次工作外,还先后任两个村的第一书记。

托海村落后,是维稳的重点村。陶荣龙调研后,首先解决了村集体办公条件差、村里没有幼儿园、出行条件差等问题。如今,4间破旧的村办公室变成了两层办公楼;置换出5亩地,盖起了村里第一个双语幼儿园,省去村民将孩子送到10多公里外的镇上上学的奔波之苦;争取援助和筹集资金,将村里雨雪天难以出行的土路,变成了11.5公里的泊油路。

马贤国说,托海村有5个村民小组,560户农牧民,其中有两个组168户村民因一条博尔博松河造成出行难,没有桥只能绕行10多公里送孩子上学、运输农作物等,一旦有暴雨或冬季下雪,村民几乎不能出行。“陶书记经过一番努力,争取到260万元国家项目资金建起了一座桥,如今村民过了桥即可到218国道,解决了多年没能解决的出行难题。”

“资助家庭困难学生上学,大学毕业还帮助找工作;对特困户,他自掏腰包进行帮扶……”马贤国说,陶荣龙已经切实融入了当地。

今年初,陶荣龙又到阿孜尕里社区兼任第一书记,“他选了5个特困户,每户捐助了3000多元。其中一户祖孙3代7口人没房子,一直租住别人的房子,经过书记的协调解决了安居指标,今年春节前就可以入住到属于自己的房子了。”

谈起陶荣龙和援疆干部对伊宁、对墩麻扎镇的奉献,马贤国说自己三天三夜也讲不完。如果简单地概括,他的感受是:“援疆干部发展思路较清晰,解决困难的办法更多,对自身的要求更高,贴近群众、关心群众的行为更多。”

采访中,记者得知,陶荣龙的肾肿囊因没有及时治疗越长越大,已近9厘米,时常闹腰疼。为何不尽早手术?面对现代快报记者的询问,陶荣龙淡淡地说,“没事,囊肿是良性的。”陶荣龙表示,他的援疆任务即将结束,等回到南通后可以有时间检查治疗。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86machinetools.com/xdkbzn/3.html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网站简介 广告合作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